首页 > 文化

凭吊龟兹古迹观瞻历史遗风
日期: 2017-01-15 来源:中国甘肃网

  克孜尔尕哈烽燧

  库车县是古龟兹国故地,也是龟兹文化的发源地,东汉时期,西域都护府曾府治龟兹国它乾城内,因其城小,后又迁至龟兹国都延城。至今,库车县境内依旧能寻觅到古代遗风。著名的克孜尔尕哈烽燧、古老的龟兹古城都成为历史的绝响。

  库车北依天山,东接轮台,西邻拜城,与新和县毗邻,南部则与沙雅县接壤。加之库车河、渭干河的润泽,自古以来就是古代龟兹地区的垦殖中心。龟兹不仅是古代西域重要的屯垦基地,而且还是佛教文化圣地。著名西域高僧鸠摩罗什便出生于古龟兹国。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描述此地有佛寺百余所,最为著名的是昭怙厘大寺,即今天的苏巴什佛寺,僧徒曾达5000余人,玄奘一度在此讲经数月,并在库木吐拉石窟与当地高僧辩论。故而这里遗留有大量宗教历史遗迹,如苏巴什佛寺、克孜尔石窟等。

  我想一睹龟兹古韵遗风的想法由来已久,2013年冬季有幸前往,考察之处皆是历史文化遗存,最先忆起的莫过于克孜尔尕哈烽燧。这一烽燧北依却勒塔格山,西临盐水沟,东接轮台,军事枢纽位置凸显。此烽燧始建于汉宣帝年间,唐代修复后继续使用,2001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烽燧坐落于一块台地上,北部、西部为连绵起伏的山地,南边、东边视野较为开阔,有居高临下的战略优势。基底部呈长方形,长6.5米,宽4.5米,从下至上逐渐收缩呈梯形状,目前的高度约为13.5米,因常年的风吹日晒,顶部呈现出东南—西北向双峰凹槽状。经相关机构测定,烽燧正以每年约1.5厘米的厚度削减。所以,对于此烽燧,目前主要的保护措施仅仅是加固表面土层。抵达烽燧之时,恰逢日落之前,夕阳照耀下的克孜尔尕哈烽燧散发着迷人的魅力,落寞而坚强,曾经的繁华与辉煌消逝在历史的车轮中,而那一抹倩影始终在等待着、坚守着它的责任与义务,直到湮埋于红尘中。

  苏巴什佛寺遗址

  与克孜尔尕哈烽燧仅千米之遥即为克孜尔尕哈石窟。该石窟开凿于公元6世纪,衰落在9世纪,坐落在风蚀而成的雅丹地貌的山谷中,分布在五个单位组合内,被誉为“龟兹皇室寺院”。第13、14窟的供养人画像中体现的“地神坚牢”,衬托了龟兹国王和王后的形象。洞窟形制以中心柱为主,石窟壁画有佛本生故事40余种、因缘故事20余种,本生故事在龟兹其他类型石窟中少见,绘于中心柱窟甬道两侧的墙壁上,2001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克孜尔尕哈石窟远景

  探访龟兹,不得不提的是著名的苏巴什佛寺,《大唐西域记》载:“荒城北四十余里,接山阿隔一河水,有二伽蓝,同名,而东西随称。”遗址位于库车县阿格乡栏杆村南。此佛寺北依却勒塔格山而建,有公路、库车河从中横穿而过,佛寺呈现为东、西两部分。佛寺遗址始建于魏晋时期,隋唐时盛极一时。唐贞观二年(628),中原高僧玄奘前往印度取经至此,曾滞留两月有余;7世纪中叶,唐安西都护府移设龟兹后,内地高僧云集,佛事兴隆,晨钟暮鼓,香火不绝;9世纪,曾遭战火焚烧,渐趋衰微;13~14世纪,被废弃。佛寺东寺主要由佛堂,僧房,北、中、南三塔组成;西寺建筑较多,以北、中、南三塔和南部寺院为主,北塔分布有佛洞,内残存壁画和龟兹文题记。建筑构造多由土坯垒砌而成。

  考察正值冬季,寒风依然凛冽,苍凉的苏巴什佛寺、巍峨的却勒塔格山、寂静的库车河使我再次感受到岁月沧桑的变迁。曾经众僧云集、佛乐飘飘的佛教圣地,早已成为失去的时空。如今残旧的僧房墙垣、破旧不堪的佛塔,会让曾西去取经途经此地的高僧玄奘情何以堪!

  龟兹古城遗留的残垣

  龟兹古城即为汉时龟兹国的“延城”,唐时的“伊罗卢城”古址。公元7世纪,唐代安西都护府治所也置于此城。我曾查阅资料得知,龟兹古城所存遗迹主要有六处,包括位于桥东北方向百余米处的萨克刹克土拉;位于乌库公路南边、乌恰河西岸的乌库土拉;位于乌库土拉附近的白尖土拉;位于乌恰河东、最远处的皮郎土拉等。

  初见古城,只有破旧的残垣,羊肠小道上遍布垃圾。之前那种想象的历史沧桑感荡然无存,文化底蕴深厚的城池早已杳无踪迹。沿城墙下的羊肠小道行至旧城尽头,途中略见数处面目全非的土墩遗存。此外,我们还对古城东部的沙卡乌吐尔烽火台,西北部的伊西哈拉吐尔、阔空拜孜吐尔烽燧等遗址进行了调查。我们推测,它们应该是围绕龟兹古城的烽燧线,与龟兹古城的安全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。

  最后,我们前往的是伊西哈拉镇伊西哈拉二村的伊西哈拉吐尔烽火台。其基底部由于风化已呈不规则椭圆形,主体由下至上渐呈三角形,建筑结构为夯筑,烽体一层高台西侧有一竖洞,不知用途为何,有明显的修缮痕迹,经测定为唐代遗存。

  至此,我们的库车之行告一段落。一路上,有过苦苦寻觅而不得其果的失望,亦有意外收获之余的雀跃。无论是沧桑的烽燧、千年的古刹,抑或是残旧苍凉的古城,都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我深感,龟兹历史文化遗迹给人真正的震撼之处在于,见胜于空间,见胜于时间,它散发的那种气势磅礴的独特韵味,隐隐然地从每一处残垣里溢出,从每一块古砖上溢出,从每一件文物中溢出。

[责任编辑]:木扎帕尔

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官网